欢迎你访问公海赌船710!
【ctrl+D】收藏本站

中元节苏轼很想这三个人

发布时间:2019-04-25 10:03 来源:公海赌船710

  按照偶像剧的套,天天嘻嘻哈哈是不会成为男神的,必须要看到他为某个女孩痴心不改、肝肠寸断才可以。

  就说一句,苏轼写这首词时,王弗去世已十年。十年够不够忘记一个人?不够的。初恋真的很刻骨铭心,如果自己不是对方的初恋,请加倍努力。初恋在心里,永远定格在年轻的容颜。而自己,一天天的鬓微霜、面蜡黄,所以该拉皮的拉皮,该拍黄瓜的拍黄瓜,不要省。

  人这一生,有一个欣赏自己的,很难。一般来说,领导夸几句,就已经可以蹦蹦跳跳两三天了,跟同事打招呼都高八度。如果还是一代人物,这种感觉,可以起飞了。

  欧阳修不轻易夸人的。仁嘉佑二年(1057年),欧阳任贡举考试的主考官。那时候大家写文章,都比较华而不实。

  后来欧阳修被考生,拦着轿子骂他。还有人写一篇《祭欧阳修文》,扔进他家里。欧阳修一声“呵呵”,不为所动。

  然而又怎样。苏轼来到平山堂下,想想从前的勉励,而自己如今不过是宦海波涛里的一叶小破船,一生抱负跟一个亿的小目标一样渺茫。

  有的时候为什么苏轼,就是他比一般人复杂一点点。他能把“我最思念的一个人”这种中学作文题,传递出淡然的境界。明明在凡间,却一挥袖,就是一股仙风。

  苏轼考卷刚入选满分作文选,王安石就表示看不上:“全类战国文章,若安石为考官,必黜之。”苏轼写得像指点七大洲八大洋的键盘侠似的,如果我是梦想导师,不会为他转身的。

  苏轼好么?他有一百张嘴奉陪到底。王安石写了一本《字说》,作为五年科举三年模拟的指导书。里面很多臆想的地方,什么“波者,水之皮也”,这种解释太皮了,苏轼嘲笑,那滑者还水之骨呢……

  后来苏轼过金陵,再见王安石。俩人都是沧桑见惯的中老年人了,也皮不动了,相逢一笑,恩仇一笔抹掉。

  有的时候觉得,苏轼的人格也不能都归功于自己DNA好,某种程度上也挺幸运的。他这一生,总能遇到体贴自己的人,赏识自己的人,吵了一万遍还能一起开黑的人。他的人格,也是这些人教出来的,在这种里磨出来的。

  人这一生,总会遇到别人先走的情况。愿每个人一回首,想起有些人,都会范起一阵温暖,嗯,我遇上过对的人,此生有你,不亏。

版权所有 © 2014 公海赌船710

豫公网安备 46789202000018号 备案序号:豫ICP备0501635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