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你访问公海赌船710!
【ctrl+D】收藏本站

平山堂怀古

发布时间:2018-11-29 07:45 来源:公海赌船710

  在平山堂众多的匾额楹联中,我认为清光绪年间两江总督刘坤一所题的“风流宛在”一匾最引人注目——书法流畅,“流”字少了一点,而“在”字却多了一点,虽然都是异体字,在此却仿佛因风而流动所致,别寓情趣。而堂北檐挂着的林肇元所题的“远山来与此堂平”的匾额,让人产生思古之幽情。堂前朱漆红柱上,还有清代太守伊秉绶所作的楹联“过江诸山到此堂下,太守之宴与众宾欢”,书法古朴,造句贴切,被誉为平山堂的楹联之冠。此外,朱公纯题平山堂联云“晓起凭栏,六代青山都到眼;晚来对酒,二分明月正当头”,也别有情趣,再现了当年溶溶月色入牖

  一个地方的景观,因为与一位文化名人相关,就风流宛在,历经千年却依然瞻仰者众,如扬州的平山堂。据史记载:北宋仁庆历八年(公元1048年),欧阳修任扬州太守,在扬州城西北五里的大明寺西侧蜀岗中峰上,修建了一座“平山堂”。由于堂的地势高,坐在堂中,南望江南远山,正与堂的栏杆相平,故名“平山堂”。每当盛夏,欧阳修常和客人一起清晨就到堂中游玩,饮酒赏景作诗。

  知道欧阳修,最早还是读他的名篇《醉翁亭记》。宋仁庆历五年(公元1045年),欧阳修被贬到滁州,到任以后,他虽然内心抑郁,但还发扬“宽简而不扰”的作风,取得了一些政绩,《醉翁亭记》就写在这个时期。而平山堂,当是在欧阳修当了两年滁州知州后,转任扬州太守时所建。“苍颜白发,颓然乎其间者,太守醉也。”《醉翁亭记》中的欧阳修似乎已是一位老人,其实那一年他不过38岁,到扬州为官时也就四十出头。然而此时的欧阳修自感渺茫,得不到朝廷重用,因此到任后以吟诗作赋为乐,于是便多了这座历经千年而不衰的平山堂,让我们后人来此凭吊先贤。

  平山堂位于大明寺大雄宝殿西侧的“旧馆”内。平山堂的门外建了石棚,棚上爬满藤蔓。我去的时候春寒料峭,藤蔓还没有长出绿叶,但可以想见盛夏时节堂前古藤错节,芭蕉肥美的景象。在通堂式的敞厅之上,高悬着写有“平山堂”三个大字的匾额。堂前有石砌的平台,名为“行春台”。台前围以栏杆,栏下为一深池,池内修竹千竿,绿意浓浓。凭栏远眺,江南诸山,拱揖槛前,含青吐翠,飞扑于眼前,似与堂平,令人想起王国维的“江流天地外,山色有无中”。在平山堂上,有一幅堂联对此作了形象的描绘:“衔远山,吞长江,其西南诸峰,林壑尤美;送夕阳,迎素月,当春夏之交,草木际天”。宋词大家秦观也有诗赞曰:“栋宇高开古寺间,尽收佳处入雕栏。山浮海上青螺远,天转江南碧玉宽。雨槛幽花滋浅小,风卮清酒涨微澜。游人若论登临美,须作淮东第一观。”

  在平山堂众多的匾额楹联中,我认为清光绪年间两江总督刘坤一所题的“风流宛在”一匾最引人注目——书法流畅,“流”字少了一点,而“在”字却多了一点,虽然都是异体字,在此却仿佛因风而流动所致,别寓情趣。而堂北檐挂着的林肇元所题的“远山来与此堂平”的匾额,让人产生思古之幽情。堂前朱漆红柱上,还有清代太守伊秉绶所作的楹联“过江诸山到此堂下,太守之宴与众宾欢”,书法古朴,造句贴切,被誉为平山堂的楹联之冠。此外,朱公纯题平山堂联云“晓起凭栏,六代青山都到眼;晚来对酒,二分明月正当头”,也别有情趣,再现了当年溶溶月色入牖,荧荧烛光映窗,煦煦和风传出琅琅书声,远山近水融入欢声笑语的情景。

  史载,欧阳修饮酒的方式颇为特别,他常叫从人去不远处的邵伯湖取荷花千余朵,分插百许盆,放在客人之间,然后让歌妓取一花传客,依次摘其瓣,谁轮到最后一片则饮酒一杯,赋诗一首,往往到深夜,载月而归,这就是当时的击鼓传花,与兰亭的曲水流觞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“平山阑槛倚晴空,山色有无中。手种堂前垂柳,别来几度春风。文章太守,挥毫万字,一饮千钟。行乐直须年少,尊前看取衰翁。”欧阳修调离扬州几年之后,他的朋友刘原甫也被任命为扬州太守。欧阳修给他饯行,作了这首《朝中措》相送。如今,平山堂前的柳树已长得娉娉婷婷,在早春的风雨中绽出又一年的新芽。这几棵柳树,就被人们称为“欧公柳”。

  对平山堂,苏轼也很有感情。曾作《平山堂》:“三过平山堂下,半生弹指声中。十年不见老仙翁,壁上龙蛇飞动。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休言万事转头空,未转头时皆梦。”苏东坡当年来到平山堂,看到堂前杨柳在春风中轻拂,而种植杨柳的老仙翁已然十年不见,不禁感慨人生如梭,岁月如水。

版权所有 © 2014 公海赌船710

豫公网安备 46789202000018号 备案序号:豫ICP备05016351号